做好機器做好人 穩步創新志共贏


江蘇飛鴿友聯機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飛鴿”)坐落在美麗的園林城市蘇州,是一家以經營塑料機械為主的生產貿易型企業,2015CHINAPLAS,飛鴿展出了最新研發的FG4系列直線式吹瓶機機型,到目前為止市場的反饋情況如何?2016CHINAPLAS飛鴿又帶來了什么特色展品?帶著疑問,本刊記者采訪了飛鴿公司總經理謝明飛。在本期“對話”欄目中,謝總將為我們詳細介紹飛鴿的特色產品和運營理念,并對當今塑膠行業市場進行了深入點評。政策時有更新,市場多變復雜,且看飛鴿如何沉著應對。

《塑膠工業》:今年開年以來,我們走訪了很多塑料企業,他們都紛紛表示生意很旺,訂單爆滿。您認為這種情況還可以持續多久?飛鴿在第一個季度的銷售成績怎么樣?

謝明飛:我的感覺也是類似,今年開年以來的市場形勢不錯,我們第一季度的銷售比去年同期上漲了30%以上,總的來說,國內外都有增長。據我個人對內外貿的分析,市場在繼續擴容,行業總的規模還在繼續上漲,畢竟人口在增加,國內外落后地區的改善意識也在提高。這點從最近幾年新的工廠越來越多也可以看出來。所以,單子還在增加。

但對現下國內這個趨勢,我持保留態度。目前看房地產價格的轉暖是局部的,而且之前的各種政策對新房建設等的影響是有滯后期的,我估計今年大規模上設備的情況在國內應該比較難見到。不同廠家的情況會不同,一些特殊定制的訂單會明顯增多。但如果第二季度放緩的速度不是很大,今年國內總體市場應該會不錯。今年飛鴿在技術改革和特殊定制方面的產品均有增加,我相信飛鴿友聯的銷售會繼續上揚。
 
《塑膠工業》:您認為市場目前有哪些比較利好的信息?

謝明飛:我認為主要有兩方面:一是國家大力推行“一帶一路”政策,對“一帶一路”沿線的國家加大投資力度,這樣就會逐步推進這些國家自己投資生產建設資料和生活用品等,我們做設備的機會就來了。我們今年有成交一個不錯的訂單,就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客戶。另一個方面就是國家推行產業政策升級,提高了產品的質量標準與能耗標準。這個政策進一步提高了設備市場競爭的門檻,再次提高了制造成本,讓專注于設備性能提高和新產品開發的企業有了更好的舞臺。
 
《塑膠工業》:去年雅式展貴司展出了最新研發的FG4系列直線式吹瓶機機型,到目前為止市場的反饋情況如何?今年雅式展你們會推出哪些具有特色的展品?

謝明飛:去年CHINAPLAS,我們的FG4是第一代產品,穩定產量達到了6500瓶/小時。市場反饋很不錯,國內在湖北、安徽、陜西等地均有落地開花,國外如南美、英國、土耳其、西班牙都有客戶案例,英國第二套設備也在洽談中。

今年CHINAPLAS,飛鴿在W3,W4有2個展位,將會展示FG4的第二代產品。

相對于第一代FG4來說,我們第二代產品優化了熱量控制系統,加熱區縮小了一半,加熱燈管也只用到以前的一半數量。PET瓶胚之間的間距縮小了,瓶口冷卻保護系統也更加高效節能。另外,我們優化改進了瓶胚的變節距技術,同時改革為伺服控制,速度更快,穩定性更好。強化了開合模系統,優化了控制軟件程序,使得機器震動很小,動作更加柔和,這有利于延長零部件壽命。通過這一系列優化革新,第二代產品的穩定產量已達到7200瓶/小時,這個記錄平了國外已知的最好水平。
 
《塑膠工業》:除了第二代FG4,今年還有沒有其他新品推出或研發計劃?

謝明飛:通過FG4的驗證基礎,FG6、FG8分別會在6月份、11月份推向市場,分別能達到10000BPH、13000BPH的穩定產量。因為有了FG4的驗證基礎,這2款推出會比較快。目前設計等都已經就緒,就等試驗機完全充分的驗證能耗及穩定產量等,結果定位后就可以推出了。2016年內可以完成FG4、FG6、FG8基本機型的定型。之后,我們要逐步推出1加侖,5L等4腔的全自動直線PET吹瓶機,我們的專利技術用在這個領域,有很大的優勢。另外,在我們常規產品上,開發了高速管材生產線,免結晶PET片材生產線等,2016年的訂單趨勢都不錯。
 
《塑膠工業》:飛鴿一開始是做塑料擠出設備產品,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們決定研發生產吹瓶機?目前市場拓展是否順利?

謝明飛:決定研發生產吹瓶機有幾個原因。我們還有一個分公司——蘇州玉達壓縮機有限公司,主要經銷針對PET吹瓶機配套的中高壓空壓機,有10年的行業經驗了。他們在經銷空壓機的過程中發現,沒有吹瓶機的支持難以形成產業鏈優勢,獨臂難撐。張家港本地也是全國的飲用水、飲料等灌裝機械的基地之一。最重要的是,張家港沒有專業針對高端吹瓶機的工廠,目前相對高端一些的專業的直線吹瓶機供應商基本集中在南方。因此,從產業鏈基地、到地域因素,都讓我們覺得這里適合做高端吹瓶機,所以后來機緣成熟我們就立刻行動了。

飛鴿是從2013年開始正式研發吹瓶機的,為了實現吹瓶機的穩定、高速與節能,我們的總工全面考察了國外最先進的SIPA、SIDEL等版本,吸收了旋轉式吹瓶機的優勢,完全突破傳統思維,開發了一款輕巧、高度動作集合的節能型FG4,獲得了5項發明專利。FG4正式推出市場是2015年,當時一個安徽的客戶考察了全國市場后,決定入手FG4的樣機。

現在FG4已經定型,準備亮相德國K展。對于自身的研發產品,飛鴿的標準是極其嚴格的,沒有達到超國際化技術標準的機器不會考慮帶出去。我們的吹瓶機已經達到了讓西方客戶“眼前一亮”的高度,這個是英國客戶、南美客戶、土耳其客戶、西班牙客戶來考察后自己說的,他們問我們是不是請國外工程師參與設計了。

目前FG4的銷售很不錯,我們配齊了工程師、調試人員和安裝人員,不求突進,注重穩扎穩打,今年的目標是20臺。
 
《塑膠工業》:吹瓶機與擠出機目前在您們公司各處于什么樣的戰略地位?是否有偏重?

謝明飛:飛鴿友聯不求規模,只求團隊和專業。我們始終秉持一個理念:做好機器做好人。

我們從管材型材的擠出機起步,到花幾年時間研發吹瓶機,板片材機,取得了一些團隊配合成長的經驗。目前規模不大,但是我們從開始就進行了股份分配,股權激勵。隨著新三板掛牌的節奏,今后將組建管材型材擠出分工廠,吹瓶機分工廠,塑料板片材機分工廠。讓專業的人去做專業的工作,對我自己來說,誰能做出好機器,對得起客戶、市場,我就大力支持誰。
從產品本身來說,擠出市場和吹瓶市場都非常大,雖然吹瓶機我們技術上的優勢很大,但是制造、測試、管理都很復雜,周期長,要穩扎穩打,急不得。我比較贊成總工的觀點,慢慢來,做到沒問題再投入市場。擠出產品上,我們的隊伍比較完善,效率比較高,目前從銷售占比上,還是大頭。所以,單獨的產品不能作為我們的戰略考慮,吹瓶機與擠出機兩者對于飛鴿的未來發展來說都是重點,一視同仁。
 
《塑膠工業》:現在都在談論工業4.0,您如何看待工業4.0,飛鴿會從哪些方面向此靠攏?

謝明飛:我感覺自己對工業4.0的理解還很淺薄,也許還沒入門。我們的訂單主力——內外貿,大部分都是來自互聯網渠道,因此從客戶的角度上,我們也在做一些思考和努力。比如,飛鴿推出的FG4上已經安裝了遠程操控系統,國內外的客戶在機器出現故障的時,或者PLC系統不會設置時,我們的工程師從手機上就可以打開客戶機器上的操作系統,進行檢查和參數配置。更進一步,如果客戶同意,我們還可以取得客戶機器運轉的數據。數據積累多了,一方面可以通過對比等給客戶提出合理化建議,比如瓶子的設計修改,前后設備的搭配等等;另外可以通過這些數據來判斷一個地區的經濟好壞情況。比如一個客戶的機器運轉時間提高很多,表明這個客戶可能需要提高產能,買新機器了。

我們工廠還準備通過高清攝像頭,做成一個在線隨時可以查看生產過程的網絡,讓客戶可以檢查自己訂單的進展,調試過程等,幫他們省錢省精力。
 
《塑膠工業》:核心競爭力是企業立于不敗之地的重要資本。您認為飛鴿的核心競爭力是什么?在運營和戰略部署上有什么心得?

謝明飛:在我內心里我們還是一個不值一提的小工廠。但是我相信企業是有生命的組織體,我們有自己的工廠格言,那就是“做好機器做好人”!將來如果我們能在行業內有一席之地,也應該是基于此獲得的。

飛鴿這幾年實行項目股份化,讓公司主力成為項目股東,便于大家安心工作,放心賺錢,沒有后顧之憂;在關鍵技術上集中火力投資,分而不散,公司運營上做好平臺支持等,讓有能力的人得到有效施展。我們期望用3年時間,吹瓶機進入國內前3名,管材型材擠出系列進入本地前3名,板片材系列能達到國內知名。

飛鴿友聯的職員平均年齡在30歲左右,是一個年輕的隊伍。我們高度重視互聯網經濟,客戶資源基本都來源于互聯網渠道,我們有信心在互聯網進一步的大潮中取得新的優勢,積攢更大的力量。
 



  • 1
  • 2
  •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