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舸爭流 精誠以“美學”與“藝術”領航

 5月末,正值CHINAPLAS 2019在廣州舉辦,且中美貿易摩擦面臨升級趨勢,為了解這家平模頭擠出行業最具代表性的企業——精誠時代集團的發展規劃,從而探悉模具行業可能的發展走向,《塑膠工業》在展位與董事長梁斌先生就當下精誠乃至整個行業的發展動態進行了一番細致的細致探討。

Q&A:《塑膠工業》&董事長梁斌

Q:本次參展,請問精誠有哪些新的技術工藝亮相?
A:精誠一直致力于為客戶提供最新最有價值的工藝與技術。本次參展我們展示的重點之一是多層復合共擠技術,它從理念到研發成功總共歷時五年,可以廣泛應用在各類功能性膜材,如LED/OLED光學顯示、PC/PMMA手機背板、光伏太陽能、新能源汽車等新興領域。因為主要針對光學級產品,所以在溫度控制、出料均勻性分布等結構設計上均進行了更加高精密的改進升級。

Q:專注平模頭擠出行業二十余載,精誠是否有遇到過一些客戶天馬行空的的想法與要求?這種情況精誠會怎么處理?
A:首先,我們必須要尊重客戶本身的想法。他們可能對模具并不專業,但對制品卻是最有發言權的,這是他們對市場考量的最直接把握。因而,精誠作為專業的方案供應商,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切實根據客戶需求和生產工藝條件,為其提供原料分析、流道仿真模擬等一系列專業支持,運用前沿科技,盡量滿足他們的市場需求。


Q:相信您也關注到了近幾年3D打印技術的飛速發展。相對傳統模具而言,它成型快,成本低。因而行業內也有聲音說“3D打印未來可能會取代傳統模具”,您怎么看待這一觀點?此外,我們模具行業是否能夠采取哪些舉措來縮短交期以幫助客戶盡快占領市場?
A:首先,不可否認,3D打印是未來的發展方向之一。但在我看來,3D打印與傳統模具的關系更應該是互補,而不是顛覆或者取代。3D打印是增材制造,在復雜模具的生產上有天然的優勢;而傳統模具是減材制造,因而未來我們也應該有意識地讓模具變得更加簡單,甚至更節能,突出“減材”的特色與優勢,從而與3D打印技術相互補充配合。
而至于通過依靠縮短交期來占領市場,我個人覺得這個觀念是錯誤的。忽略加工工藝的復雜程度,盲目要求縮短交貨周期,必然會造成對模具精密程度的妥協。我們的模具可以說是一個“工藝品”,在工藝品上趕時間,往往容易得不償失。所以說,我們的原則還是以保證產品質量為先。

Q:“工業4.0”也是近兩年的一個熱門話題。作為模具行業內享負盛名的專家,在您看來,模具作為高度定制化的產品,是不是會比較難以推進自動化生產?
A:恰恰相反,我認為定制化產品更加需要引進自動化生產,并建立一套健全完善的管理系統。因為,定制化產品如果不能很好的自動化生產,就沒有辦法保證產品質量的穩定性。當然,自動化的前提是標準化。一個定制化的產品是由多個標準化的部件組成的,如果連最基本的標準化生產都無法達到,自動化生產自然也就難以實現。
總而言之,標準化程度越高,定制化的質量才可以做得更穩定,進而自動化也能更加到位,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盡管距離真正的“工業4.0”還很遙遠,但我們當下務必要把標準化這一步走好,走穩。基礎要打扎實,而不是一步登天大談暢談打造智慧工廠。


Q:那當下精誠在“工業4.0”這一條漫長的道路上走到了哪一步?
A:精誠可以實現從產品下單設計到售后服務的全線信息化。我們的每一個產品都擁有一個獨一無二的編號,客戶從下單開始即可隨時了解該產品的加工進度。售后服務同樣如此,結合信息化管理系統(移動OA),精誠的服務可以變得更加智能化:可以根據編碼查詢零部件的生產維修記錄,從工程師到管理層,均能隨時隨地查看客戶的售后服務需求,并能及時跟進服務派單進程,等等。也就是說,信息化生產,信息化服務,整個服務鏈條可視化,從而更加貼近客戶所需。
過去大家都講24小時服務,現在看來,這樣的觀念已經太過粗放。我們還應該主動做得更加精細:零部件何時出廠,服務什么內容,客戶滿意度如何。同時客戶也可以及時在線查詢我們的服務進度,這也倒逼著我們把服務做得更好。


Q:據了解,模具是一門多學科的綜合技術。請問精誠的研發團隊是如何分工,以保證為客戶提供方方面面的專業服務?
A:我們的技術團隊,講究的是術業有專攻:一組人員專門做分析,一組人員專門做工程設計。因為要想單獨一個人完全掌握模具的全部學科知識幾乎是不可能的。另外,我們的生產車間,負責各個工藝操作的工人所掌握的技能也都不盡相同。我始終相信,一項工作需要一輩子去做,才能做到極致!
其實我們國內實體制造業跟日本、歐美相比還有很大的差距,這個是無法用金錢來彌補的。它需要企業年復一年的技術思考與沉淀,要一步一個腳印去走。


Q:您能否具體分享一下本土品牌與國際知名品牌的差距體現在哪些地方?
A:從嚴格意義上講,只要企業肯投資,目前我們本土品牌所使用的加工設備、檢測設備等都已經可以與歐美企業別無二致了。不同于很多年前,設備進口還受到國家管制。因而我們也應當注意到,這些年我們國產品牌的生產水平確實取得了飛速的進步。
因此在我看來,本土品牌與國際品牌的最大差距,其實主要體現在管理者觀念認知水平的高低。目前國內依然有大批的企業在走低價惡性化競爭的路線,這是急需改變的。
所以,精誠每年參展,除了將最新的工藝技術展示給我們的新老顧客之外,也是希望能夠將我們的“價值觀”傳遞給我們的同行,得到他們的認同,從而引領他們走向良性競爭循環。就像二十年前精誠也是通過學習優秀同行的發展經驗才得以走到今天,我們希望二十年后的今天,精誠也值得被他人學習。


Q:精誠作為全球平模頭行業極具影響力的領袖品牌之一,銷售網絡早已覆蓋全球。請問在去年下半年沸沸揚揚的中美貿易摩擦中,精誠是否有受到影響?
A:只能說間接影響是不可避免的。精誠有相當多的高端產品是與電子類廠家配套,比如手機。因而,當手機出口受到影響的時候,我們上游設備供應商也難免受到波及。除此之外,我們直接出口的模具產品受到的負面影響可以說是微乎其微。當然,我們接下來也會積極主動地開拓更廣闊的市場領域,以規避潛在風險。

Q:據了解,精誠提出“工業&美學:讓技術更藝術”的新品牌戰略已經有兩年了,您能具體為我們解釋一下何為“美學”與“藝術”嗎?
A:我們的理解,“美”是表面給人舒適感,更是內在品質讓人放心。就像人一樣,我們可以在儀容儀表上讓客戶感覺賞心悅目,但更重要的是內心善良堅定,這樣才能把事情做好。落實到我們的服務,就是說我們不能把口號喊得天花亂墜,而是要實實在在地用心服務客戶。所以,“美學”對我們而言很重要,它是一個健康品牌的支撐點,也是我們精誠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盡管目前我們還有很多做得不足的地方,但我們一直在“美”的指引下不斷完善自身,完善內在品質,完善對外展示形象。
“藝術”,藝術來源于生活,同時又高于生活。對于精誠而言,也就意味著,我們要把自己所追求的理想,把客戶所期待的功能,變成現實。



編者言:30年前,崔健在歌里唱“我要人們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誰”,那是屬于崔健的灑脫與反叛。而精誠時代集團歷經23載風雨,從籍籍無名到全球最具影響力的擠出平模頭企業,已經成功做到“我要人們都看到我,并知道我是誰”。它展示給我們的,是屬于代表中國制造走出國門的民族企業的驕傲,更是作為行業領袖以己為旗振臂高呼引領同伴的豪邁。但與此同時,在與梁董的交談過程中,我們又時刻感受到其由內而外透露的自律與自謙。這大概就是“君子泰而不驕”吧?我似乎在瞬間明白了精誠何以壯大,何以服眾。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