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一套雙螺桿的“初心”


當下螺桿市場競爭激烈,價格成本趨于透明化,低價競爭嚴重,利潤下降,而人工成本居高不下,導致企業經營困難。但光明塑料機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光友螺桿”)董事長包明剛先生卻始終堅持心底的一份原則。他說:做好一套雙螺桿,選材、做工和工人素養都很重要,即軟硬件設施都要跟得上。針對此話題,我們展開了一場難得的行業對話。

記 者:請問光明機械是從哪一年開始做螺桿的?今年出口有多少?主要出口哪些國家?
包明剛:光明公司從1992年開始生產螺桿,2018年是這些年來市場最淡的一年。今年公司出口5000萬,占到總銷售額的20%左右,主要是針對歐洲國家。總銷量的話大概2.5億元。
我們團隊在前期考察的時候,一致認為歐洲市場會相對較好。因此在這次的中美貿易戰中,因為美國市場本身比較小,所以也基本沒有對光明造成影響。而且,我認為如果上游機械企業專做出口,產品僅依賴外銷,那中美貿易戰一打,經營就會比較困難了。不過11月習主席和特朗普在阿根廷開展了一次會談,估計中美貿易戰很快會進入一個相對緩和的狀態。

記 者:眾所周知,螺桿是擠出機的心臟。光友螺桿相比其他品牌而言,它的優勢體現在哪里?
包明剛:光友螺桿的特性主要是耐磨、質量穩定、產量大。光明公司歷來重視新產品、新材料的研發,現在就有好幾種新產品剛開發。截止到目前,光友螺桿已經研發了20多種專利產品,2項發明專利產品。尤其是錐雙螺桿,我們始終都在開發,如果不開發就要落后于人。但是,另一方面,光友螺桿在大力開發市場,卻也一直遭遇著被別人模仿的無奈。

記 者:模仿應該也難模仿到光明機械的精髓吧?
包明剛:我們光明的這種創新精神,是其他企業永遠無法模仿到的,而且要想模仿這種精神也不可能。但是如果對方只想做到外觀的幾分相似,還是挺簡單的,但外觀相似就足夠誤導很多新客戶了。所以這幾年我們一直在不斷地開發新產品,希望能永遠居于自己產品的開發,而非屈居于模仿的地位。

記 者:根據包總您多年的經驗,您認為如何做好一套雙螺桿?需要具備哪些基本要素?
包明剛:我可以先從材質、人員素質方面做一些介紹,因為我覺得做好一套雙螺桿跟企業的硬件和軟件都有很大的關系。以我們光明為例,材料方面是自己把握:較少從經銷商手里購買原材料,而是完全按照自己的參數、元素需求標準直接到鋼廠訂貨,以此來確保質量的穩定性。
而且我們會對購買的每一批鋼材的質量都進行檢測。目前金塘島上應該還只有華業和光明配備了自動設備檢測,這臺設備是從德國進口的,實踐檢測證明還是很有效的。
所以,要想產品質量有所保障,首先要從原材料這一源頭抓起,然后后面再依靠管理、工藝等方面的不斷改善,否則工藝做得再好都無法保障最終的產品質量。但是隨著如今行業競爭競不斷加劇,我們還需要不斷精益求精,推陳出新。

記 者:材料這一塊,聽說還有進口鋼材?
包明剛:是的,光明也有使用部分進口材料,但主要還是根據客戶的實際生產需要進行選擇。進口鋼材性能更好,但價格也相對昂貴。所以我們會考慮客戶的實際需求,而不會特意地去推廣進口鋼材,因為價格實在太高了,部分客戶可能會接受不了。再說,現在市場上材料種類繁多,給予我們的選擇還是比較寬廣的。
之后牽涉的就是工藝加工設備,如果沒有好的設備,也做不出好的產品。坦率地說,在這一點上,我們都必須向華業學習,它的設備是行業里最好的,投入也較多。不過也要注意到,即使設備再好,也要考慮是匹配什么產品。比如做注塑機螺桿對精度要求更高,就必須要用更高端的設備,但擠出機螺桿對精度要求相對較低,就沒有必要強求使用高端設備了。所以,分寸的掌握也是頗有學問的。

記者:那現在光明機械現在有多少員工?研發團隊有多少人?
包明剛:剛剛我們講的是硬件,這個人才團隊就是軟件因素。目前我們有500多人,研發團隊10人。而我又在研發團隊里起主導作用,因為我長期接觸市場,跟客戶溝通交流也相對比較深入,比較了解客戶的切實需求。
研發不是說研發一個新產品出來就可以直接賣給客戶,而一定要提前知道客戶的需求在哪里,若是連需求都不知道,說實話,很難讓客戶買單。總的來說,我們在產品研發方面還是走在很多同行前面的。我們一些新老客戶也都比較喜歡研發新產品,因為老是做傳統的產品,利潤率也相對較低。

記 者:另外,我們一直聽聞光明機械的外貿團隊很出色,您能否給我介紹一下這支團隊?
包明剛:我們的外貿團隊已經擁有10多年的外銷經驗了,是和我們研發團隊一起成長和發展起來的,歸屬感很強。他們出國參展、拜訪客戶也特別辛苦,而且由于時差關系,很多時候都需要晚上與客戶聯系。所以他們一直是在寧波辦公,無論是上下班還是出差都更為方便。雖然金塘島有跨海大橋,但總體說來還是沒有寧波便利。光明是非常體諒整個團隊的,一個團隊,只有上下齊心,才能共同發展。
 
記 者:自動化生產是機械制造業的一個永恒話題,目前光友在這一塊做得如何?
包明剛:自動化這一塊是一直在考慮的。但我們去到德國、英國、美國考察,發現目前螺桿廠還沒有能夠實現自動化生產的。主要是螺桿不像大型塑料機械能夠實現標準化生產,螺桿型號多,數量少,自動化的投資成本與產出相差太遠,這也是目前螺桿行業難以實現自動化的最大原因。不過,未來我們還是會往自動化生產的方向考慮。

記 者:包總您是創一代,隨著年紀增大,應該也有在考慮如何將接力棒交給下一代吧?
包明剛:是的,我今年已經56歲了。我的小孩從國外留學回來,在公司也已經工作幾年了。我們的要求是要讓孩子學會吃苦耐勞的精神,因此從他進工廠開始,就讓他到最基層的車間工作,也是打扎實基本功。這幾年,我們也看到兒子在一步步成長,所以現在正在逐步地把生產任務交給他。加上他在國外掌握的一些西方先進的管理知識,目前我們工廠從車間環境、生產效率等各方面都有了明顯的提升。

聽完包明剛先生如數家珍的侃侃而談,我們對光明機械做好一套雙螺桿的“堅持”,心生敬仰,這大概就是行業的“脊梁”。當然,光明公司的前途是光明的。對于未來,包明剛先生說:“我們將會一直秉持工匠精神,嚴格把控每一個環節,每一道工序,為客戶創造價值。這是光明機械創業的初心,也是我們的‘堅持’。”

  • 1
  • 2
  • 3